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熱點作文 > 讀后感 > → 白首太玄經——金庸《俠客行》讀后感

白首太玄經——金庸《俠客行》讀后感

文章作者: | 時間:2014-03-09 02:58 | 來源: 互聯網

白首太玄經
   眾人眼中的俠,或豪爽,或隱忍,或克己,或放浪形骸,他們的結局,總不過退隱——漸漸消失,淡出人們的視線。
   《俠客行》中的小丐,陰差陽錯地成了幫主石破天,黑白雙劍的愛子中玉,又和賞善罰惡二使結拜兄弟。和生性頑劣的石中玉外貌相似或許是他的不幸。與丁丁當當、阿繡的結識,遇張三李四得玄鐵令也或許是偶然,但石破天畢竟不是癡兒,如果沒有用一腔真誠對待其中的每一個,他也就不會嘗到人情冷暖,書中寫親情、愛情、友情的篇幅不多,但每個情節都蘊含著,若光有這些“情”,叫做“少年行”也是可以的,“俠客”二字由何而來?我覺得真正像俠的部分,是他對人的牽掛和敢于舍棄牽掛的超脫吧。有人說這種純善敵不過險惡,但對石破天來說,“江湖”就是人間,別人用一生來行走所謂的江湖,他也在行走人間的過程中體會了閔柔的眼淚,白萬劍的鋒芒,還有形形色色的門派。
   說起賞善罰惡令,各大門派談之色變,無可奈何,有的人選擇了“同生共死”,有的則選擇“犧牲自己”,不得不說,在生命與大義之間的選擇,不可能一點遲疑也沒有,包括小丐救大悲老人的那一段,也不排除是小丐石破天受到驚嚇不敢動彈才會擋了那么多刀子的呼嘯聲,如今接了這兩塊銅牌,出于大義,也出于探索。既然江湖就是人間,那么真正可怕的,便是人心。
   俠客島上,除了難以下咽的臘八粥,真正的秘密是蝌蚪般的文字,每個人憑著江湖閱歷盡力地解讀,終究一無所獲,最終太玄經被石破天破解,原因竟然是他不識字。
   這一切都是陰差陽錯啊,經歷了太多的陰差陽錯難免會無奈。石破天最后終究連自己是誰也不知,小說在他對自己的發問中終止。
   我覺得大多數俠客退隱江湖,是因為認識了江湖,疲于在那里行走了。這種超脫和自然不一定就是好人的標志,一輩子爭名逐利也未必是壞人,既沒有好壞,就更不必說“影射社會現實”之類的了。但如果人間就是江湖,又該如何退隱呢?或許人間牽絆也難以割舍。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

【寫作指導:人物描寫需要注意的四點】

  我們寫文章都離不開寫人。寫人又離不開寫出人物的血肉與靈魂,千方百計地讓筆下的人物站立起來,豐滿起來,鮮活起來,可是我們從學生的習作和考場作文卻看到眾多的人物是草紙人、木偶人,我們在描寫人物時要四忌。

  一忌:刻板式的勾畫臉譜。

  例1:我認真地打量著新同學,高高的個子,不胖也不瘦,剪著小平頭;往下看,兩道濃眉下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鼻直口闊,臉色略微有些發黑;上身穿一件白色運動衫,下身一條灰色西褲,腳穿一雙網球鞋;他左手拎著書包,右手拎一網兜,網兜里有一只新足球。仔細閱讀這一片段,我們會發現作者描寫的人物顯得呆板,缺少靈性。

  首先描寫人物時不要像畫臉譜式的面面俱到,眉毛胡子一把抓。描寫人物的外貌要抓住其最顯著的特征,如魯迅先生在《故鄉》中所刻畫的楊二嫂形象就僅抓住“凸顴骨”“薄嘴唇”“兩手搭在髀間,沒有系裙,張著兩腳,正像一個畫圖儀器里細腳伶仃的圓規”等特征,寥寥幾筆就刻畫出一個尖酸刻薄的生動形象。其次描寫人物不要刻板式的靜態臨摹。例如我們在“兩道濃眉下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的后面加上“眼睛一眨一眨的,眼神中透出聰穎,還帶有些調皮的表情”等描寫句,人物就鮮活多了;如在“網兜里有一只新足球”后增加主觀猜測“一看就知道是個球場虎將”等句,還能表現人物的個性特點;如果想讓人物鮮活些,我們不妨再增加一些動態描述:“他似乎已經感覺到我們在看他,就很不自然地沖著我們笑笑,又低頭看看兜里的足球,右腳輕輕地踢踢足球。”

  二忌:蜻蜓式的輕輕點水。

  把心理活動的起因寫清楚,對展示人物形象是十分重要的。我們在描寫人物心理活動時要走進人物的內心,揣摩人物的最深層的絲絲脈絡。寫清人物在想些什么,又是怎樣想的,千方百計把心里動態活動的過程全面展現出來。否則,人物的形象就會蒼白無力。請看下例:

  例2、我走進了辦公室,迎面正碰上曹老師的目光,里面充滿了責備,我喊了一聲“曹老師”,曹老師點了下頭,只是“嗯”了一聲。

  如何讓上段中的人物“活”起來呢?首先要寫出“我”走進辦公室的心情:“我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走進了辦公室”;其次表現出“我”見到曹老師時的具體感受:“老師的目光里完全沒有了往日的慈祥可親,而是充滿了責備,于是一陣恐懼襲上心頭,只覺得手心出汗,似乎連心跳的聲音也能聽到”;再次突出“我”喊曹老師時的聲音與往常有什么變化:“我只好勉強地笑一笑,喊了一聲”曹老師“,連聲音都帶有幾分顫抖”;最后寫出老師應答的表情和態度,可以這樣描述:“曹老師皺了皺眉,鼻孔里嗯了一聲”。如此濃墨重彩地渲染揣摩,人物的心理活動就更具體、更真實,我們讀了這段文字,眼前仿佛就有一位即將挨批評的十分緊張的中學生形象。

  三忌:拉洋片式的機械運動。

  動作描寫是刻畫人物的最為重要、也是最常用的一種表現手法。在我們熟知的古今中外的文學作品中,傳神的動作描寫比比皆是,有葛朗臺死前獨具特色的動作,有范進中舉后出人意料的瘋癲,有孔乙己“排‘出九文大錢的炫耀和“摸“出四文錢的尷尬。作家萊辛說過:“主要的東西是讓人行動起來,通過動作顯示人物的性格特征。”如果機械地臨摹人物的動作,那人就會成為“僵尸”。看下例:

  例3、我不情愿地站起來,拿著數學書走到黑板前做題。我還把粉筆都弄斷了幾次。本來很簡單的數學題,卻用了十分多鐘。

  上段只客觀機械地寫人物“做了些什么”,動作之間缺少連貫性,如同“拉洋片”,又像“連環畫”,如何將每一幅幅畫連綴起來呢?我們可以增加具體的動作描寫,把“怎樣做的”的過程寫清楚,變成精彩的流動的“錄像片”。如既然我是“不情愿地站起來”,就應該是“拿著書慢騰騰地走上講臺,先在粉筆盒里選了一支又一支的粉筆,又寫了擦,擦了又寫,折騰了老半天”。

  四忌:錄音式的單一對話。

  描寫人物的語言不是錄音,而應該像魯迅先生指出的那樣:“人物語言的描寫,能使讀者由說話看出人來。”達到這境界就要注意人物語言的描寫必須符合人物的年齡、經歷、身份、文化教養等特點,必須反映人物的特征。

  例4、姐的對象一走,全家人就議論開了。“不行!長得不行!”妹妹說。我問媽媽:“您看呢?”媽媽說:“我沒看清楚。”“我看他是二等殘廢。”小弟說。“胡說!我看了,沒毛病!”媽媽說。妹妹說:“小弟說的二等殘廢就是個子不到一米八!”“對了!在咱們家里沒一米八就是二等殘疾。”小弟說。“老爸就是二等殘疾,只有一米七”我說。

  這段文字僅“錄”下了人物說了些什么話,但沒有寫出說話人的語氣、語調和說話者說話時的神態、表情、動作。如能注意到這些,就能增強現場感和立體感,讀來會身臨其境,如見其人,如聞其聲。如為了表現妹妹的武斷,可以讓妹妹“毫不猶豫地說”;“我”似乎對妹妹的觀點不贊成,是個穩重謹慎的人,可以增加這樣的插入語“我瞪了她一眼,轉身問媽媽”;為了突出小弟的自傲和狂妄,不妨讓小弟“驕傲地晃動著他一米八的身板”說話。

  人是活生生的,寫在文章中的人物也應該是活生生的,只要我們細致觀察,把生活中的實際情況詳細地表現出來,你筆下的人物就會豐滿和鮮亮。

本文標題:白首太玄經——金庸《俠客行》讀后感 版權說明
1、中小學生優秀原創《白首太玄經——金庸《俠客行》讀后感》一文由網友提供,版權歸原作者本人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2、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必須是以新聞性或資料性公共免費信息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對本網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同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3、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民事紛爭、行政處理或其他損失,本網不承擔責任。
最新作文
推薦作文
優秀作文
腾博会官网平台 - 腾博会以诚信为本官网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