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小學作文 > 三年級 > 寫人 > → 我的同桌250字

我的同桌250字

文章作者: | 時間:2014-03-08 02:19 | 來源: 互聯網

我的同桌
   我的同桌張羽,它有一張兔子臉,眼睛大大的,身高大約一米三0,頭后有一個小辮子。
   有一次,我不小心把手放到她的桌上,她看見了,就用手向我一推,害得我差點摔了一跤。我怒發沖冠的說:“你干嘛呢?干嘛推我?”張羽理直氣壯的說:“還說我呢,自己都超國界了呢?”“是嗎?”我看看腳,沒有超界呀,再看看手,噢,原來是手超界了。我頓時張口結舌,只好承認是自己的錯。
   還有一次,我正在寫作業,突然覺得渾身不舒服,像一只老鼠鉆進了我的衣服里,原來是張羽在撓我癢癢,我忽然想到“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結果我們把教室弄得亂七八糟,老師回到教室看見教室一片狼藉,馬上把我們兩個叫到后面蹲馬步。
   這就是我的同桌——張羽。

【寫作指導:小學生寫作文的最大技巧】

  現在害怕寫作文和不會寫作文的孩子非常多,老師和家長總在為此發愁,除了埋怨和批評孩子,有多少人能從作文教學本身來反思一下,從教師或家長的身上尋找問題的根源呢?

  有個上小學三年級的女孩,她父母工作很忙,家里請了保姆。有一次老師布置作文題《我幫媽媽干家務》,要求孩子們回家后先幫媽媽干一些家務,然后把干家務的體驗寫出來。

  女孩很認真地按老師說的去做,回家后先擦地、再洗碗,然后在作文中寫道:通過干家務,覺得做家務活很累且沒意思。平時媽媽讓我好好學習,怕我不好好學習將來找不到好工作,我一直對媽媽的話不在意。現在通過干家務,覺得應該好好學習了,不然長大后找不到工作,就得去給別人當保姆。

  這個小女孩的作文雖然談不上“高尚”,卻是真心話。可這篇作文受到老師的批評,說思想內容有問題,不應該這樣瞧不上保姆,要求重寫。

  小女孩不知如何重寫,就問媽媽,媽媽說:你應該寫自己通過做家務體會到媽媽每天干家務多么辛苦,自己要好好學習,報答媽媽。小女孩說:可是你從來不干家務,我們家的活全是阿姨在干。媽媽說:你可以假設咱家沒有保姆,家務活全是媽媽干,寫作文就要有想象,可以虛構。

  教師和媽媽的話表面上看來都沒錯,但她們沒珍惜“真實”的價值,曲解了寫作中的“想象”和“虛構”,這實際上是在教孩子說假話。雖然主觀用意都是想讓孩子寫出好作文,卻不知道她們對孩子的指點,正是破壞著寫作文中需要用到的一個最大的“技巧”——“說真話”。

  之所以說“說真話”是寫作的最大技巧,就在于說真話可以讓人產生寫作興趣,并有東西可寫。

  如果孩子在寫作訓練中總是不能說真話,總是被要求寫一些虛假的話,表達自己并不存在的“思想感情”,他們的思維就被搞亂了。這樣的要求會讓他們在寫作中不知所措,失去感覺和判斷力,失去尋找素材的能力。所以他們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不知該寫什么。這可以解釋為什么目前中小學生有這樣的通病:在寫作文時沒什么可寫的,找不到素材和觀點,拼了命去湊字數。

  現在中小學作文教學花樣何其多,作文課上,老師會告訴孩子很多“寫作技巧”。但那些都屬于“小技”的范疇,最大的技巧“說真話”卻總是被忽略,甚至被人為地毀壞。一個人干一件事時,如果沒有“大技”只有“小技”,他是既干不好也干不出興趣的。失去“大技”,就會連“小技”也難以獲得。盡管教師在講“作文技法”時都會講到寫作要有“真情實感”,可學生在實際寫作中卻很少被鼓勵說真話。來自教師、家長和社會的“道德說教”意識仍強有力地控制著學校教育,從孩子開始自我表達的那一天,就急于讓他們學會說“主流話語”,而從不給他們留下自我思考和自我表達的空間。教師對作文的指點和評判,使學生們對于說真話心存顧慮,面對作文本時,內心一片虛情假意,到哪里去尋找真情實感呢?

  文以載道,文章可以反映一個人的思想境界和品德情操,中小學生的作文訓練也確實應該肩負起孩子們思想品德建設的責任。正因為如此,中小學生的作文訓練首先應該教會孩子真實表達、自由表達,然后才談得上“文字水平”與“思想水平”的問題。把孩子引向虛飾的表達,既不能讓他們寫出好的作文,也達不到思想教育的目的。

本文標題:我的同桌250字 版權說明
1、中小學生優秀原創《我的同桌250字》一文由網友提供,版權歸原作者本人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2、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必須是以新聞性或資料性公共免費信息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對本網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同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3、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民事紛爭、行政處理或其他損失,本網不承擔責任。
最新作文
推薦作文
優秀作文
腾博会官网平台 - 腾博会以诚信为本官网102